讴歌新时代人民的诗篇

人民日报社高级记者卫庶的力作《西北,西北》(福建人民出版社)正式与读者见面了,这是继《乌拉特原生态调查》单行本后精选整理的一本合集,书中分为“乌拉特笔记”“青海笔记”两部分。

我们期待这本书能产生广泛的影响,这个期待不仅仅是对作者本人的了解,这也不仅仅是一部生动记述了包括内蒙古巴彦淖尔在内的西北风情的实录,更是基于这是一部作者以新闻调查的方式、深入到当地农牧民群众中、完全取材于群众的叙述和见闻、用文学生动的笔法真实再现了西北地域最基层生产生活的现实题材作品,同时基于作者职业、阅历及理论功底,其间也自然地渗透了作者人民的、历史的、美学的思想观照及价值取向,从而使这部作品充满了历史的气息、生活的本真、时代的气象,是一部讴歌新时代人民的诗篇。

卫庶有着浓厚的生活情结。2005—2006年,在组织的安排下,卫庶到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挂职锻炼,任乌拉特前旗旗委副书记,2011—2015年,任人民日报社青海分社社长,工作近5年。这种情结在行动上表现为“因为喜欢下乡,喜欢和老百姓一起聊东聊西,喜欢随手记下些道听途说所以形成了一些笔记”。这种走进生活不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式的。《乌拉山后山三牧民》《骑兵连长回到草原》等几篇文章就详细地描述了作者如何在当地干部的引领下,走山路开坏了两辆越野车,找到采访对象,和他们吃住在一起、生活劳动在一起、敞开心扉聊在一起。只有通过这样生活的深入、语言的深入、心与心的交流碰撞,才能把这些真实的生活素材挖掘出来,撷选出来,成为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耐读的故事。

作者饱含深情地记录当地最普通的牧民、农民和基层干部的所思所想,记录下种种细节,如养了多少牛羊、种了多少庄稼、各项成本是多少、困难的地方在哪里。他的心是与这些讲述者紧紧相连的,在他们难过的时候与他们一起难过,在他们欢乐的时候与他们一起欢乐,从中品咂出生活百味。勤于走基层,倾听百姓的声音,并忠实地记录下来所闻所感,形成了这些笔记,力求反映出当地百姓的生活状态。

作者的笔力是细致的,语言是丰富的。“冰天雪地的时候来过这里一次。当时,是沿着一段宽宽的河道,河面已经结了冰,两岸都是嶙峋的石头山,蜿蜒曲折地进去。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在河道转过一个大弯的地方,豁然开朗。河岸的一边仍然是山,另外一边已经离山很远了,成为缓缓展开的开阔平地,上面散落着相隔较远的牧民的房子。”《从喇嘛到共产党员》中的这段描述,把一个喇嘛的前半生到共产党员的转变写得活灵活现。同时这也是这本叙述体笔记很鲜明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无论写人写事,往往是从小说起,从开头交代起,直至一个文学式的结尾或是一个期待。在这些篇章中,许多虽是片段式的,但却是一个来龙去脉清晰的整体,因而我们能够完整、准确、形象地读到当地百姓真实的语言,地域的景物风貌,群众的衣食住行、生产生活的状态和那些生动有趣的故事。

巴彦淖尔是一个以蒙古族为主体、蒙汉等多民族聚居区,也是移民地区,所涉及的民族宗教、文化风俗也是丰富多彩的。《乌拉特草原上的红党》讲述的是当地牧民恩克巴雅尔1919年在北京蒙藏学院接触到李大钊等,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进步思想教育,1920年间赴外蒙古及苏联,1921年春末夏初在乌拉特前旗阿拉塔苏木巴音宝力格村成立了第一个革命组织——“乌兰纳明”,在乌拉山前山、后山建立了一些党小组,以六件具体的事例,确立了恩克巴雅尔是最早在蒙古草原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人之一,具有重要的史料参考价值。《见过奇俊峰将军》《一生中的黄金时间就是知青那段》等写的是发生在这里不同时期的故事,《在乌梁素海边》《海流斯太》《〈鸿雁〉的家乡》等则涵盖了当地的文化、宗教、民俗、生态等,体现出了地域民族文化的深度和广度。采访对象所叙述的历史、经历,其跨度涵盖了上世纪初以来的各个时期,这些或是波澜壮阔的、或是惊心动魄的、或是坎坷悲欢的、或是微小却让人记忆深刻的故事,不是作者刻意加工雕琢出来,但作者在追求本真过程中也必然渗透了自己的思想观照及价值取向,这些由采访对象叙述的故事经作者提炼后,无论是大背景还是小生活,既还原了历史的本真,也折射出了生活的味道和色彩。

这本书中涉及的人物是众多的,有牧民群众、普通党员、基层党支部书记,有老人、学生、妇女儿童,有文化人,有喇嘛等,大多是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物。作者也把目光聚焦到了基层的党员和党组织,在“乌拉特笔记”中有《一场和谐的村组合并》《农村的事, 要有个好人带头》《毛家圪旦村过党日》《上对党, 下对民》等,在“青海笔记”中有《党旗在天路飘扬》《“中国力量” 托举新玉树》等,可以看出作者的目光及触觉所向。这些生动活泼的故事,读来津津有味,引人入胜,也为我们在深入生活中寻找源头活水和创作灵感。

本书沿用了作家二月河为《乌拉特原生态调查》所作之序,陈寿朋教授也在序中说到:卫庶是个有心人,在乌拉特前旗工作和生活的那段时间里,他做了大量的调査研究工作。从书中可以看到他细腻的观察能力和很好的观察角度。“记载下各民族生活的变迁,岂不就是讴歌人民的诗篇?”(阮持领)

责编:袁如霞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atthewmoadebi.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